师生天地

您现在的位置: 汉滨区教育体育局>> 师生天地 >>正文内容

【教师文苑】秋雨

作者: 来源:汉滨小学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1日 点击数:

秋雨绵绵,她,没有春雨的金贵稀有、轻柔温和;没有夏雨的干脆利索、狂暴猛烈;也没有冬雨的刺骨的冰、凌冽的寒。

她,不像春雨那般德高望重,在万物的翘首以盼下,在雷公公千呼万唤中姗姗而来。她没有接到任何请柬,只因想念大家了,就是这个简单的理由,让她开始悄悄地准备行装,邀约好友相随。

她,也不像夏雨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她每次来都要酝酿半天、准备许久,还要呼朋唤友一起来,似乎是惧怕孤单,又像是格外的胆儿小。你瞧,乌云是她邀请的第一位“嘉宾”,乌云把白云涂染成铅褐色,把淡蓝色的天空染成灰蒙蒙的,乌云有恃无恐地四处乱涂乱画,肆无忌惮的在老天爷的脸上动手动脚,搅得老天爷心烦意乱,就绷起了那张冷冰冰愁容满面的脸。第二位“嘉宾”当然是秋风了,秋风接到她的邀请函,立刻风尘仆仆地赶来,秋风吹,秋风吹,吹走了夏天遗留的余热,吹开了橘红、金黄的桂花,吹红了苹果的脸,一阵秋风,一阵花香,等到树叶刚把地面铺上薄薄一层地毯。秋雨才从半空中不紧不慢地降落。

她,更不像冷冰冰的冬雨那般的冷酷无情,就撒上那么几滴儿,地都没有淋湿就戛然而止,使土地因缺少她的滋润而浮躁,贴在地表上的一层被风一撩逗就张牙舞爪、飘然而去,变成了无孔不入的灰尘。

看,秋雨宛如一位深闺中的大家闺秀,迈着轻柔的小碎步缓缓地成群结队地来了,体态是那般的轻盈,她细得像线,多如牛毛,又好似一粒粒透明的玻璃珠密密麻麻地滚下来。听,时而唱的是“淅淅沥沥”,时而唱的是“滴答滴答”,时而歌唱“啪啪啪啪”。唱多久,这全凭她的脾气,高兴时,能唱几天几夜都不愿歇息,不高兴时,断断续续地唱完一曲就停止了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,秋风秋雨愁煞人。但这也是因人而异吧,不是还有“自古逢久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潮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嘛!(汉滨小学 罗延丽)
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