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生天地

您现在的位置: 汉滨区教育体育局>> 师生天地 >>正文内容

【教育随笔】人生幸得友长伴

作者: 来源:坝河镇中心校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2日 点击数:

外爷今年九十岁,是一个没上过几天学的老农民。闲聊时他常说:“人有72种朋友。握个手是个朋友,草帽一揭是个朋友,头一点是个朋友,一根烟是个朋友,见面哈哈一笑是个朋友……”他还说:“朋友分两种,一种是真朋友,一种是假朋友。真朋友你有难时,不吃不喝悄悄帮你把事办了。假朋友即“嘴上抹的”朋友,你有难时,不吃够不喝够绝不办事。更有甚者吃够喝够,办起事来却阳奉阴违,这种朋友最可恶。”人生在世,不求朋友遍天下,但求能有三、两个知己。

公元805年,因“二王八司马”事件的牵连,柳宗元及好友刘禹锡纷纷被贬。柳宗元被贬永州,刘禹锡被贬朗州。在永州柳宗元历经了老母病故,幼女夭折,房屋失火的重创。仕途不畅,人生失意,万念俱灰的柳宗元写下了传唱千古的名篇《江雪》: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彼时,同样身处异地的刘禹锡看到朋友陷入人生低谷,于是便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正能量的信——《秋词》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虽同是天涯沦落人,但我却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失去生活的信心。真正的朋友即便是天各一方,但仍然心系着对方。

公元815年被贬十年之久的柳宗元、刘禹锡二人被召回长安,似乎苦日子终于要熬到头了。但是刚回京不到一个月,又因刘禹锡游玄都观题诗“语涉讥刺”和时任宰相武元衡等的排斥,继而两人再次被贬。柳宗元被贬柳州,刘禹锡被贬播州。因播州路途遥远,又加老母年迈力弱,刘禹锡真不知此去漫漫长路该如何前行。就在刘禹锡一筹莫展之际,柳宗元挺身而出,他说:“‘播非人所居,而梦得亲在堂,万无母子俱往理。’欲请于朝,愿以柳易播。”柳宗元不但没有怨恨刘禹锡牵连自己,反而还想让刘禹锡去条件好的地方任职。人生纵使万般艰辛,但若有一良友相伴,前路的风雨又有何畏惧。朋友之间不求锦上添花,但求雪中送炭。

月有圆缺,人有离合,但真正的友情却可以跨越生死的沟栏,你在或不在,你我的友情就在那里,更古不变。1967年古龙结识了倪匡,不久后他俩又认识了三毛,因志趣相投,三人成为了挚友。三人还许下了生死契约,约定了如果谁先离世,灵魂要回来告诉生者另一个世界的事情。如果说昔日三国时期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结义桃园是英雄之间的豪气,那么此时古龙、倪匡、三毛的生死契约应该是文人之间的怜惜。世事无常,怎奈这契约却来的这般匆忙——1985年古龙因病逝世,终年48岁。古龙走了,离开了他的江湖,但三毛却从未忘记与他的生死契约。按世俗,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是魂归之日,三毛在她的台北小楼之中,点起一盏灯,静待古龙归来。但生死有别,油尽灯枯,也未曾见到古龙归来。三毛曾在古龙的葬礼上写下:“来得多彩多姿,去得无影无踪,不忘人间醉一遭。笔暗或许微微,安心稍待片刻,我们随后带酒来。”1991年三毛上吊而死,终年48岁。事实上,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兑现了他们的契约罢了。人生如酒,饱含酸甜苦辣,若无三两好友分享,那么这酒也将变得平淡无味。

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!”这是作家卡勒德·胡赛尼《追风筝的人》里哈桑对阿米尔少爷说的话,这句话也是哈桑对阿米尔少爷友谊最完美的诠释。纵使阿米尔少爷目睹哈桑被辱,却无动于衷,纵使阿米尔少爷因为羞愧而想尽千方百计的赶哈桑走,但哈桑始终没有对阿米尔少爷有过丝毫的埋怨,因为他一直觉得——“阿米尔少爷跟我是朋友。”哈桑从心底把阿米尔少爷当做朋友,因此可以为他做任何事,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住宅,因为这所宅子是他和阿米尔少爷童年最美好的见证。真正的友谊从来都不需要慷慨的陈词和华丽的形式,它宛如是一杯白开水,虽无色无味,但却是生命的必需品。

身边有这样几个朋友,一起上高中,一起上大学,一起在家乡从事着相同的职业,闲暇时一起打打篮球,喝喝小酒,一起回忆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,一起感叹生活的五味杂陈。除此之外,还有这样的几个朋友,虽然都各奔东西,漂泊异乡,但若有机会相聚,一切又都恍如昨日,不分彼此。细细想来,人生漫长,若能有三两知己相伴,岂不痛哉?!(汉滨区坝河镇勇敢小学 王林)
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